^江澄&许墨^夫人

哦哟,吓死人,你算屁个b粉

叶小咖:

有的人画叶图只为出周边,又是钱不够用了吧。
丑不拉几土里土气的怎么好意思圈钱的。
敢问lc聚聚,您画的叶修图有几张没用来出周边呢?
叶粉是您的提款机吧…


闲着没事惹了一群

关于孤独的一些名句

魔道祖师双道长

转自b站热评
霜华的银光,从宋岚的胸口刺入,从他的后背透出。
宋岚低头,看着穿过了自己心脏的剑锋,再慢慢抬头,看到了握着剑,面色平和的晓星尘。
晓星尘顺霜华指引而来,他以为自己斩杀了一只落单的走尸,根本不知道那一剑刺穿的究竟是谁。
宋岚也不敢让他知道。
死不瞑目。

躲在草丛里的阿箐目睹了这一切,她想办法支开凶手,编了段半真半假的话劝晓星尘一起逃跑。晓星尘却同宋岚一样执着于弄明白真相,选择留下来与凶手对峙。
阿箐不敢告诉他的,宋岚宁死隐瞒的,如今全都知道了。
剑风袭来,晓星尘下意识持霜华反手格挡,两剑一交,他就怔住了。不是怔住了,而是整个人都变成了一尊神行枯槁的石像。
晓星尘很小心,很小心地问道:“……是子琛吗?”
子琛……子琛……你应我一声……
没有回应。为人所控的凶尸宋岚不言不语,瞳仁苍白,持着拂雪的手很稳。霜华当啷一声坠到地上,他看着晓星尘痛苦地跪了下去,低低地呜咽,拾起剑架上了自己的颈间。僵硬的手指微微地动了一动。
殷红的血顺着霜华剑刃缓缓淌下,啪嗒啪嗒。
冷透了。

又是数年过,陌上青色又一轮。
义城的妖雾缓缓散去,露出青石铺成的长街道。宋岚将晓星尘从棺材里抱出来,一步步缓缓走到众人聚集之处,那里已经堆好了木柴。
尸体火化,魂魄安养。此后同涉万水千山,行世路,除奸邪,或有一日还可再见。
星尘,你可愿?
青穹之上,故人似昔。

-完-

魔道祖师双道长

转自b站热评
人生天地间,忽如远行客。宋岚和晓星尘在人世间的二十余载光阴,匆匆得来不及实现他们的抱负,也来不及诉说心中的遗憾与歉疚。
我曾与你相约同看山河日月,而如今山河仍在,日月依旧,你却化成一缕清风消散在了天地间。

纵我当时知有恨,初心不肯不逢君。
彼时少年意气,一见如故,两人一同夜猎论道,把酒言欢。他们谈论彼此的抱负,谈论世间的不平,谈论世家势力与血缘弊端,决意共同建立一个轻血缘传承、重志同道合的门派。这样相称的两个人,才会被世人誉为‘明月清风晓星尘,傲雪凌霜宋子琛’。
他们一起为未来筹划着,日子美好得似乎都发着光。

常家灭门一案后,晓星尘连跨三省捉住了尚在洋洋得意的凶手,押上金麟台审判。此案却因世家的包庇和常萍的退缩而不了了之,凶手随后报复在晓星尘的至交好友宋岚身上,挖眼屠观。
宋岚对着赶来的好友说,从此不必再见。
已经这样了,不必……再有什么牵扯,就让我葬在这里吧。

但晓星尘却破了自己‘下山后不可再回来’的誓言,负着重伤的宋岚上山求抱山散人救治,随后孤身离去,不知所踪。
拆下绷带的宋岚望向镜中第一眼,便知道那是谁的眼睛了。他曾无数次地凝望这双眼睛,熟悉其中的每一点光彩流转,熠熠辉芒,又如何会认不出?
抱山散人看着他眼里流下的血痕,淡淡道,你双眼未愈,且留在此处休养。
背过身去,却是轻轻叹了口气。

无名山上白雪纷纷,山下小镇温暖繁华。
晓星尘再入这喧嚷红尘,一切似乎都未变,一切却又都不同了。撞到他身上的白瞳少女缠着要跟他走,晓星尘微微一笑:“跟着我做什么?你要做女冠么?”
他虽然在笑,周身却始终萦绕淡淡的孤寂气息,拂不散。晓星尘还没忘记与好友开山立派的约定,一开口便问,你要做女冠么?然后才想起,开山立派,大抵已经是个梦了。
晓星尘在义城留下的时候,宋岚也终于能够下山寻他,这一路殊为不易,辗转几年,音讯却渺渺。

若宋岚就此找到晓星尘,那么这是个破镜重圆的故事,虽途生波折,到底还算圆满。
可偏偏不。
这几年晓星尘仍旧在夜猎,他知道附近的村庄有很多走尸,却不知道这些‘走尸’都是事先被斩去舌头撒上尸毒粉,状似‘走尸’的活人。他也不知道,屠白雪观、挖去宋岚双眼的凶手就在他身边。
宋岚终于找来了,可他没踏进门,转而追着凶手去厉声质问:你到底在搞什么鬼蜮伎俩!接近晓星尘这么久到底想干什么!
也就失去了最后一个扭转悲剧的机会。

魔道祖师双道长

我有故人抱剑去,斩尽春风未肯归。
我有故人千山去,踏遍千山寻未还。
浅谈双道长。
晓星尘,七分傲骨,三分仙气。
爱憎分明,干净利落。
晓星尘为入世之人,并未融世。
只是晓星尘平时笑的比较温柔罢了。
处世之道表面功夫。
他的一生,或许就是。
明珠总是蒙尘,公子何须求瑕?
宋岚,一分决绝,九分大爱。
大爱撒于人间,决绝赠予挚友。
他的洁癖,宋·只有星尘能碰·岚,双标不要太可爱。
他的决绝,“从此不必再相见”,真的只是一时气话?我却认为是清风明月犹在,傲雪凌霜不复,他自认无法陪他行世路了。
“你骗他。”
“宋岚无声的动了动嘴唇。”
宋岚应是个更感性的人,不隐不藏,不必在意。
看着很冷,却是个会雪中送炭,会去考量是否坏人也有过苦衷。
赤子,大抵如此。
揭露薛洋身份那一段,薛洋先说的事情,是晓星尘误杀村民。
晓星尘当时的反应,是杀了薛洋。
这证明他还是有生存意志的。
但是霜华拂雪一交锋。
“子琛……宋道长?……宋道长,是你吗?”
他这般小心翼翼。
这般珍惜。
他为入世之人,却也半离于世。
真正融于心的,或许不过是个挚友。
他以为他来找他了。
他以为他们再见了。
没有回音。
等来却只是一个无情的真相。
晓星尘无法了。
他再无法原谅自己。
晓星尘,崩溃了。
“饶了我吧。” 他这次是真的没有任何希望了。
完完全全的。
所有的。
都被毁掉了。
外柔内刚的晓星尘。
外冷内热的宋子琛。
“待他醒来,说对不起,错不在你。”
“ 负霜华,行世路。一同星尘,除魔歼邪。”
敢于世上放开眼,不向人间浪皱眉。
愿你走出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。
(文献相关:
我有故人抱剑去,斩尽春风未肯归。——剑网三。
我有故人千山去,踏遍千山寻未还。——《又雪》
敢于世上放开眼,不向人间浪皱眉。——《霹雳布袋戏》明珠求瑕。
愿你走出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。——佚名)